<th id="khwiu"></th>
    1. <label id="khwiu"><video id="khwiu"></video></label>

        <center id="khwiu"></center>
        

      1. <code id="khwiu"><nobr id="khwiu"><sub id="khwiu"></sub></nobr></code>
        【本期策劃】秋涼好讀書
        來源:安徽商報 責任編輯:張雪子 分享到 2023-09-04 09:24:59

        內心常有甘泉

        ◎徐燕

        《煙霞里》 魏微/著

        魏微的語言一直很好。這部小說讓人看了不煩,親切。一個女人的編年體傳記,由女作家寫來分外有感,而且由于主人公正是70后,和我同時代,看這里面的故事,如同是一個通往過去的鏡像,一年年對照下來,仿佛是對自己過往的一個回溯。據說作者本打算把主角寫到五十歲,但限于篇幅,草草結束于四十一歲。這足夠了,時代與命運的組合交響,已描繪出一個女青年在時代的光影下,如何劃出自己的痕跡。

        《黑鏡分身術》 陳崇正/著

        陳崇正的小說之前我沒看過,看了這一本,覺得想了解他的作品,一本就夠了。這是幾個中篇的集合,但中間的人物和故事都是有牽扯的,形成了奇妙的前后效果。尤其始終在其間的那個村子:半步村。如同香椿樹街之于蘇童,沙街之于林白。這個半步村之于陳崇正,應該是有同樣意義的,標識性是如此的明顯,意義不下于馬貢多鎮之于馬爾克斯。那些來歷不明又神秘莫測的人,比如破爺,即使他做的是傷天害理的事,比如污染當地的水源和引進色情,也讓人恨不起來,反而對于他后來的結局起了一些噓嘆之心。這都是傳統中國的根子在里面,子嗣是重要的,家業是重要的,可是,歸根結底,這片山水所系也是重要的。

        《親愛的蜂蜜》 笛安/著

        去微博圍觀了笛安,她確實是有一個可愛的女兒,覺得這不折不扣是一本十級戀娃小說,生在她家的孩子一定生活甜如蜜。一個離過兩次婚的男人和一個有孩子離了婚的女青年的故事,主角是三歲的孩子,從題材來說已可歸為都市傳奇。小說也摻進了朋友老楊一家的故事,以及天降疫情這么詭異的時事。這世上總有我們感嘆甚至難以置信的事情在發生。我感覺到了文中的能量,應該也能算是一種激情寫作吧,處處都在流露幸福甜蜜。其中,男女主人公的名字取得好:熊漠北,崔蓮一。在看了好多小說根本不記得主人公名字的當下,這個發現也挺令人高興的。

        《入魂槍》 石一楓/著

        石一楓所有的小說都愛看,我喜歡他說故事的手法,不論結構還是語言,即使這次是我不太懂的電競。

        這個故事有點阿城《棋王》的影子,不瘋魔不成活,里面兩個瓦西里,應該是自閉癥患者吧,但是,電競游戲給了他們熠熠生輝的可能,還有天不絕我的慈悲。

        印象深的人物除了主角,還有姥姥和姐姐,都描寫得很生動,語言戲謔,確實很有生活。語言出彩,是石一楓最強項,講好一個故事,他做到了,僅此一點,秒殺目前大多作家。

        《千里江山圖》 孫甘露/著

        沒想到這本書還真的挺好看,當時看的時候就感嘆敘事的方式很現代,它活生生就是一部劇本呀,場景化特別明顯,后來聽說榮獲了今年的茅盾文學獎,也就不足為奇。題材也是當下比較主流的諜戰片,而內容為半虛構的當年國共合作失敗后,上海的中央機關要撤到根據地的路線的事件改編,形勢危急而敵我難分,故事弦一直繃得緊緊的,還是很精彩的。

        我喜歡的書

        ◎許冬林

        《蕓齋小說》 孫犁/著

        孫犁晚年創作的筆記體小說《云齋小說》沉郁深邃,尤為感人。晚年孫犁的文字已由早期的“土膏微潤”一般的肌理豐潤轉為“疏影橫斜”一般的蕭冷和清淡?!稇浢纷x<易>》一篇中,孫犁回憶自己一九五八年養病期間在無錫去梅園訪梅遇雨的情景:“有一次,遇到下雨,我一個人在園中,流連了整整一個上午,并在梅園后院一大間放農具的房子里,惆悵地望著滿園落淚一樣的梅花,追索往事”??v覽《蕓齋小說》,其中所流露的情感、所記述的內容,大抵也可以概括出晚年孫犁的心境和文章,是:落淚梅花,追索往事。

        《活著》 余華/著

        余華善于化重為輕。除此之外,他還特別善于使用節奏感來處理情節、場景細節和語言,呈現出鮮明的節奏美學特征?!痘钪分魅斯YF一生經歷8次不幸,他不斷失去親人——父母、妻子、兒女、女婿、外孫,最后剩下他自己一人,和一條老牛相伴。這樣漫長的苦難,余華將它們裁剪成若干片段,他讓主人公福貴像個游泳者一樣潛入往事里,娓娓道來地講述一段,再浮上水面,回到現實的田頭樹下,同時附上一段“我”的所見所感。如此,福貴漫長的苦難一生被作者設置在一個下午的田頭樹下,像樂章一樣,由福貴來表演。如此,福貴一生的故事,被裁剪成了樂章式的“民間歌謠”。

        《生死場》 蕭紅/著

        魯迅在序言里說《生死場》:“北方人民的對于生的堅強,對于死的掙扎,卻往往已經力透紙背;女性作者的細致的觀察和越軌的筆致,又增加了不少明理和新鮮?!边@部小說的獨特性還包括詩性的語言、散文化的敘述風格。特別是在時空的表現上,呈現出時間上輪回、圓形的形式之美,空間上延展所帶來的廣闊內容與深重主題,以及語詞的色彩漸漸抽離所形成的雄邁凝重,從中折射民族精神。

        《崗上的世紀》 王安憶/著

        小說通過聚焦情欲來透視女性本體生命意識和文化內涵,彰顯女性話語下的情欲書寫的生命力感、詩意美感和情欲的永恒、光明和純潔。王安憶曾說:“《崗上的世紀》,它顯示了性力量的巨大,可以將精神撲滅,光剩下性也能維持男女之愛?!毙≌f中的女知青李小琴為爭取回城的招工推薦表,作為主動的性的誘惑者試圖通過性愛來交易,達成世俗的功利目的——回城。男女主人公也逐步在這不斷推進的情欲中成長,獲得對自身生命意識的深深體悟。界定《崗上的世紀》的寫作內容時,用情欲書寫來概括比用性書寫來概括要更為妥帖。

        《德富蘆花散文》 德富蘆花/著

        德富蘆花面對自然、日月星辰、村舍山野,都懷有一種赤子般的初心。讀他的寫景散文,形象、細膩,草木山川如在眼前。他的寫作,是心貼在泥土上寫的。讀他的文字,能感受到他的心靈溫度,也能捕捉到一個島國真切而豐富的顏色、氣味和聲音。作家寫景,用語簡潔,極富層次。在散文《利根秋曉》里,從黎明的霜花猶存,夜色微暗,寫到雞聲隱隱相呼,然后天色微明,水霧升起,再到旭日東升,光芒照耀河面。大自然像花朵一層一層打開花瓣,無聲而充滿生機。

        書中有光

        ◎錢紅麗


        《別雅山谷的父子》遲子建/著

        當代女作家中,一直喜歡遲子建的文筆。宛如一個不老神話,她每一階段的小說都經得起審美。不可多得的是,始終彌漫于小說中的詩性表達,尤為令人著迷。這本小說是幾個中篇結集,第一篇《親親土豆》,是二十多年前讀過的,如今重讀,依舊好。她寫平凡夫妻之間的感情,一向溫暖樸素動人,以很小的視角去展現暖老溫貧的日子,有苦有悲,也有樂。正是那一點樂,構成了漫長生命里的甜頭,回味無盡。還有《一匹馬,兩個人》,同樣寫小人物,關于一對老年夫婦相依為命的生活。許多年過去,那種溫暖的情緒始終蕩漾著的,是幽暗前行路上的一點微光。

        比如《采漿果的人》《布基蘭小鎮的臘八夜》,河流一樣倒映出作家唯美的眼光和筆調,審視著形形色色普通人的生活狀態以及命運,藝術地展現生活的細瑣平凡,無一例外都帶有濃厚的大自然靈性。每次翻開遲子建的小說,總有一種森林的氣息撲面而來,讓人甘心沉浸。她小說中平凡人身上閃耀著的一種冒著熱氣的原始生命力,傳達出了一種珍貴的本真與澄澈,好得令人嘆氣。

        《小窗幽記》 陳繼儒/著

        這本書,我是在做飯間隙一點點讀完的。于一鍋蒸菜定時的二十分鐘內,就可以讀上幾頁,先看原文,再對照著白話譯文,有些翻譯不太準確,找支筆圈一下,回頭空閑時,自己再譯一遍。比如:高臥閑窗,綠陰清晝,天地何其寥廓也!譯文為:在小窗下高臥,綠陰灑落,天地是多么闊大呀!將:“寥廓”譯為“闊大”,明顯不妥。讀書的快樂便在這里,不要浮光掠影,要深思深究,一個詞一個詞地去摳它背后的涵義,慢慢地讓自己變得通透,一如秋天的晴空那么遼闊無際。

        以《幽夢影》《幽夢續影》《小窗幽記》為代表的明清小品,均以一個“幽”字貫穿,清幽虛靜,是鍛造散文筆法的楷模,與王維后期的詩歌同為一脈,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也是一個人的生命趨近自由之境的表達。

        《故事新編》 魯迅/著

        每臨秋日,除了看看秋水夕陽,還格外喜歡讀讀魯迅。魯迅的存在,原本就是秋風秋雨中一眼望不見盡頭的蕭蕭蘆荻,風吹一頭白雪,蕭瑟又莊嚴。一部薄薄的《故事新編》常讀常新,尤其《鑄劍》,簡直可以拍一部電影,兩只被砍下的頭顱在鼎沸的湯水中戰斗,何等魔幻主義。魯迅在簡約、精煉的敘事中,所追求的縱深感,以及他天然的文字稟賦,無人可以輕易超越。造人造到神煩的女媧,一年到頭吃烏鴉肉炸醬面的后羿一家……一個個經典形象,均在魯迅高超的敘事中復活并顛覆著?!冻鲫P》中的老子,《起死》中的莊子,《非攻》中的墨子……每一年齡段去讀他們,自會產生新的奧義。這也是經典的意義所在。

        《我與地壇》史鐵生/著

        史鐵生是當代最令人敬佩的作家之一。他的寫作與生命完全同構在了一起。作家以殘缺的身體,寫出了最為健全而豐滿的思想。他體驗到的,是生命的苦難,表達出的卻是精神的明朗和歡樂。他睿智的言辭,照亮著我們日益幽暗的內心。

        地壇只是一個載體,這里有一個絕望的人尋求希望的過程。

        囿于不能行走的身體,他一直困于逼窄的空間之中,可是,通過年常日久的堅韌,作家硬是將一個井口大的生存空間開拓得無限廣大縱深——好的文字是可以直通宇宙浩渺的。這也是一部人類精神的涅槃之書,永遠給予人正向的力量。

        《蘇東坡傳》 李一冰/著

        作為一名生活的失敗者,每每遭遇曲折之時,總是條件反射意圖搭救自己一把,比如時不時翻出蘇東坡傳記讀讀,從而借點力,處變不驚走下去。

        幾十年來,不知讀過多少遍蘇氏傳記。起先是林語堂版本,這次換了李一冰版本,發現一處細節。

        蘇軾海南時期詩作中,有一首《次韻子由浴罷》中,其中一句“老雞臥糞土,振羽雙瞑目”,令我大為震動。62歲渡海的蘇東坡,比黃州時期還要絕望——“垂老投荒,無復生還之望”,幾乎要給自己備棺的程度了??墒?慢慢的,這個人的內心又如何起了轉折?連理發、泡腳、午睡都入了詩文,寫得興致勃勃的,是真的赤子心,并非強顏歡笑那種。

        這一句“老雞臥糞土,振羽雙瞑目”的意象,直叫人拍案驚坐起。不曾有過鄉村經歷的人大約隔膜得很。鄉下雞鴨白天在外瘋,到了晚上一律被趕往狹窄漆黑的雞舍,遍地皆糞。

        自比老雞倦馬的他,一樣見天地,守住了古往今來知識分子的尊嚴與體面。

        《我以文字為業》 厄休拉·勒古恩/著

        一生獲獎無數的勒古恩以小說名世,我卻格外喜歡讀她的散文隨筆——我熱愛閱讀一切小說家的散文隨筆。小說是他們的臺前表演,我喜歡去幕后看看卸了妝的真人,遵循文字的脈絡與其交談,從而一窺思想。

        這是一本隨筆、演講、雜談三者交織的書。第一部分,自文學創作、書籍閱讀、科幻與現實、動物與文化,到語言與寫作、家居生活等,她無所不談,又無不有趣。尤其對于女性處境以及女性文學創作的闡述,一針見血,為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女性寫者洞穿一扇小小窗口,原來,同一平行時空中,一直有著不同膚色不同信仰的同行者,我們并非孤獨無援。

        《每一句話語都坐著別的眼睛》

        赫塔·米勒/著

        作家“以詩的凝煉,散文的率直,描繪流離失所者的處境”,獲得2009年度諾貝爾文學獎。

        這本書相當于一部自傳。赫塔講述了自己自羅馬尼亞小村莊到諾獎領獎臺的傳奇經歷,相當于一片了解作家生活與創作的背景板。她通過敏銳的視角與克制的語言,出入于現實生活與虛擬的文學之中,熔淬成一篇篇鋒芒畢露的文章,刺破羅馬尼亞社會的表象。

        “通過愛,人可以更珍惜自己一點,在監督國度的被忽視與被折磨之中,感到自己并非一無是處。也正因如此,愛成為自由缺乏癥的替代療法。我沒見過哪個國家的人們對愛如此饑渴。我工作過的所有工廠、學校,各個階層,到處是婚外關系,男人女人像磁鐵一樣彼此吸引,工作崗位的艱辛使他們對任何環境都能處之秦然,在工廠的某個隱秘骯臟的角落體驗被愛的快樂,能讓流水線上或寫字臺邊的痛苦變得可以忍受?!?/p>

        聲明:
        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圖片,版權均屬安徽商報、安徽商報合肥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使用時必須注明 “來源:安徽商報或安徽商報合肥網”,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欧美一区二区日韩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