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khwiu"></th>
    1. <label id="khwiu"><video id="khwiu"></video></label>

        <center id="khwiu"></center>
        

      1. <code id="khwiu"><nobr id="khwiu"><sub id="khwiu"></sub></nobr></code>
        長城保護員發現明代鐵炮 形似竹節俗稱竹節炮
        來源:北京青年報 責任編輯:張晨 分享到 2023-03-28 10:56:38

        dbd518346cefd4fd8145af9e46faa985_3bt3_b.jpg

        在鳳凰坨發現的鐵炮炮體銹蝕嚴重 攝影/魏晨鑫

        e1778204c1c79bf7bcfb424ddd88c505_3bt2_b.jpg

        劉俊雷發現鐵炮的鳳凰坨 攝影/本報記者郭謙

        近日,北京青年報記者在北京市昌平博物館采訪時發現了一件鐵炮文物。據了解,這門鐵炮是昌平區長城保護員劉俊雷在去年7月發現的,并花了近5個小時把它搬下了山。據文物專家介紹,這門鐵炮疑似明代“竹節炮”,豐富了長城文化帶的實物遺存,對研究古代城寨防御以及明代地方軍事裝備具有重要價值。

        兩次登頂鳳凰坨

        發現并清理古舊鐵炮

        馬刨泉村坐落在昌平區流村鎮的西部山區,平均海拔約700米,與明代軍事要塞鎮邊城隔山而立,村中的北齊長城呈石壟狀隨山勢起伏。當地村民劉俊雷2018年受聘為長城保護員,負責守護北齊長城?!拔译m生長在馬刨泉村,但加入長城保護員隊伍后,才發現家門口的文物古跡竟如此之多!”劉俊雷認為,長城保護員的工作既可補貼家用,還能深入了解家鄉的文化遺產。

        自從加入長城保護員隊伍,登山成為劉俊雷的“家常便飯”。2022年7月15日,即便沒有巡查任務,劉俊雷仍獨自上山巡查,他從馬刨泉村向西攀登,徒步約兩個小時,登上一處名為鳳凰坨的山梁。經連日來的雨水沖刷,山梁上顯露出一塊形似碗口的金屬物局部,這引起劉俊雷的注意,但僅憑雙手難以清理,于是他記下這個點位。

        4天后的清晨,劉俊雷攜帶鐵鎬等工具,再次登上鳳凰坨。經過簡單清理,一門鐵炮出現在他面前。鐵炮造型古樸,50厘米長的炮管附有3道箍節,炮口和底座寬厚,口徑為16厘米?!拔易畛醪聹y這可能是地雷,與抗日戰爭有關,還擔心它會引爆,想不到竟會是一門鐵炮?!眲⒖±椎膽岩刹粺o根據,1997年出版的《北京市昌平縣地名志》記載,1937年日軍久攻南口不下,便進駐馬刨泉村設置據點。北青報記者在鳳凰坨看到,發現鐵炮處至今還有戰壕遺跡。

        據劉俊雷回憶,這門鐵炮并非平躺在地里,而是斜立著被埋藏,剛清理出來時沾滿泥土,炮筒被淤泥阻塞。當看到鐵炮全貌后,他認為其并非出自近現代,決定將其交給文物部門,但上下山的羊腸小路崎嶇陡險,車輛無法通行,只能徒手搬運鐵炮。

        鐵炮重達35公斤

        背下山耗費4個小時

        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何況還要負重鐵炮。中午11點左右,劉俊雷將鐵炮裝進雙肩背包,艱苦的行程才剛剛開始。

        上山的土路隨山勢高低起伏,拉長了行進距離,若想節省體能,就要避免在山間迂回,劉俊雷雖選擇“抄近道”,但走起來卻絲毫不輕松。他在山谷中找到一條天然的泄洪溝,溝壑內人跡罕至,長滿灌叢雜草,人只能貓腰前行,雜亂的枝條時而像鞭子抽打在身上,時而像絆馬索勾住腳踝,時而像矛刺戳中面部。腳下的落葉暄軟沒腳,仿佛踩在棉花上,每踏出一步都需謹慎小心。

        由于背負著鐵炮,劉俊雷每走一二十米便上氣不接下氣,必須休息5分鐘,放松肌肉、調整呼吸、及時補水。鐵炮在背包里左右搖擺,破壞著身體重心,劉俊雷經常連人帶炮栽倒在山坡上。然而路程未半,背包帶已被鐵炮墜斷,他用麻繩重新捆扎才勉強上路。就這樣跌跌撞撞、走走停停,直到下午3點多,劉俊雷耗時4小時終于將鐵炮護送下山。

        “到家后背包已被鐵炮墜得變形,我感到渾身癱軟,就像得了場大病,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眲⒖±赘嬖V北青報記者,7月19日氣溫高達35攝氏度,他背著鐵炮徒步將近4公里,攜帶的7瓶550毫升裝礦泉水全部喝完。當天下午,劉俊雷便將發現鐵炮的情況,向流村鎮的文物主管部門匯報。

        據北青報記者了解,經稱量鐵炮重達35公斤,劉俊雷體重為75公斤,鐵炮的重量接近劉俊雷體重的一半。

        鐵炮俗名“竹節炮”

        出自晚明的可能性較大

        就這門鐵炮的歷史淵源,北青報記者采訪到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張建博士,他著有《火器與清朝內陸亞洲邊疆之形成》等論文,曾對昌平區博物館收藏的火炮進行調研。

        張建介紹,通過觀察,鐵炮的炮管上有三道“加強箍”,用以提高炮管強度,因其形似竹節,也被俗稱為“竹節炮”。在明代,這類火炮被稱為百子銃或一窩蜂炮,與虎蹲炮形制相似。這門鐵炮由生鐵鑄成,設計構造比較原始,使用霰彈,火力不會太強。

        鐵炮出自哪個朝代?張建通過其形制判斷,這門鐵炮出自晚明的可能性較大,如果日后能對其銹蝕進行技術處理,或許還能發現有價值的銘文,可為其斷代提供幫助。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馬刨泉村海拔約700米,發現鐵炮的鳳凰坨海拔將近1000米,是一處視野極佳的制高點,向東可俯瞰馬刨泉村、向北能瞭望明長城要塞鎮邊城,但鳳凰坨距離長城建筑并不近,火炮為何會出現在這里?張建認為,需要注意的是,在明朝萬歷年間,這類火炮普遍裝載到戰車上,使用時置于地上打放,所以說其并非重型火炮,而是具備一定機動性的輕型火炮,發現火炮證明當地曾有軍事活動,在北方長城沿線地區的博物館,這一類型的火炮比較常見。

        《中國古代火藥火器史》一書記載,自公元14世紀中期明王朝建立,北方長期受游牧部落騷擾,東南沿海常遭受倭寇侵掠,因此明代統治者十分重視國家武備,出現了我國火藥火器史上的鼎盛時期。清朝統治者為鞏固政權,發動了一系列討伐戰爭,在統一全國、平定叛亂、鎮壓起義的戰爭中皆依賴火器,但在嘉慶朝以后,清王朝政治日益腐敗,經濟逐步衰退,科學技術停滯不前,火器制造業隨之衰落。19世紀末、20世紀初,我國古代火器被近現代槍炮取代,從而退出了歷史舞臺。

        劉俊雷獲得《榮譽證書》

        鐵炮入藏昌平博物館

        劉俊雷將鐵炮背下山的第二天,昌平區文物管理所、流村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來到馬刨泉村,認定這門鐵炮保存相對完整,是昌平區發現的首例小型“竹節炮”,對研究古代城寨防御以及明代地方軍事裝備具有重要價值。2022年7月20日下午,鐵炮移至昌平區博物館入庫保管。

        “作為一名長城保護員,能為長城文化帶建設添磚加瓦,我非常有成就感!”得知鐵炮被博物館收藏,且具有一定歷史價值和科研價值,劉俊雷感覺自己沒白辛苦。

        發現并保護鐵炮文物,這與昌平區的長城保護員制度密不可分。據昌平區文物管理所相關負責人介紹,2019年10月,昌平區成立專職長城保護員隊伍,全區42名長城保護員,覆蓋昌平區所有長城點位,涉及流村鎮、南口鎮、十三陵鎮?!恫絽^長城專職保護員管理辦法(試行)》明確,長城專職保護員,是指在長城沿線未開放的長城段落,從事本轄區內長城段落巡查、看護、生態養護、勸阻游人“攀登未開放長城”等工作的專職人員,經長城屬地鎮人民政府公開招聘產生。

        參照“辦法”第八條,長期擔任長城保護員工作成績突出的,由區文化和旅游局給予表彰或獎勵。鑒于劉俊雷表現出較高的文物保護意識和責任感,昌平區文物管理所向劉俊雷頒發了《榮譽證書》。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在昌平區,像劉俊雷這樣保護鐵炮的事跡并非個例。2019年,北京青年報曾獨家報道,在昌平區的黃樓院長城附近,南口抗戰紀念館館長楊國慶發現一門明清時期的鐵炮,俗稱“牛腿炮”,重約100公斤,其搬運過程相對輕松。當時黃樓院長城正在進行搶險修繕,施工人員眾多,便從山下到山上搭建了一條長約1000米的索道,鐵炮吊掛在鋼索上,僅用半個小時便安全溜至山下營地,后移至昌平區博物館保存。

        文/本報記者 崔毅飛 攝像/本報記者 郭謙

        聲明:
        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圖片,版權均屬安徽商報、安徽商報合肥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使用時必須注明 “來源:安徽商報或安徽商報合肥網”,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欧美一区二区日韩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