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9sxdh"></strike>
            <strike id="9sxdh"></strike>

                <th id="9sxdh"><sup id="9sxdh"></sup></th>
                【皖曰】“藍天”程昊:我救援我記錄
                來源:安徽商報 責任編輯:張晨 分享到 2023-03-24 09:16:54

                合肥—武漢—土耳其—合肥,7天7夜,安徽新媒體集團記者、合肥市藍天救援隊隊員程昊在土耳其完成了自己很多個第一次:第一次跨出國門,第一次在異國他鄉升起無人機……

                2023年2月6日,土耳其發生7.8級地震,程昊響應合肥市藍天救援隊的地震救援任務號召,并于次日抵達武漢前往土耳其。

                近日,安徽商報融媒體記者獨家專訪安徽新媒體集團記者、合肥市藍天救援隊隊員程昊。

                土耳其的7天7夜

                不敢說累

                土耳其當地時間2月9日凌晨1點左右,我走出了機艙。與我同機抵達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機場的,還有來自我國社會救援力量藍天救援隊127名隊員和3900公斤的救援物資。再經過轉機、轉車,當地時間2月9日早上8點。我們終于來到了駐地。

                沒有時間休息,根據我們每個人特長,幾支安徽籍藍天救援隊被劃分在了一起。我負責空中偵查支援。簡單來說,在救援隊伍進入現場前,用無人機描繪現場的全景圖,讓我們的救援人員了解建筑物倒塌的方向和周邊的地形情況。

                第一個畫面,街道的場景還比較正常,再往前飛,街道里面開始出現破破爛爛的東西,再往前面飛我突然看到,一排樓全部倒塌了,掉落的磚塊和各種雜物堆積在一起。倒塌的建筑物都是在原地一層壓一層的疊壓式坍塌,看多了以后還是會覺得很害怕。

                在土耳其那幾天,我不知道什么是累,也不敢說累。我怕自己一松懈就“倒下”。那段時間,我每天最多能睡到4個小時,還接連干了兩次通宵。

                每次“下飛”之后,雖然暫時沒有自己的活,但我一直在現場,不敢到其他地方去,因為現場可能隨時需要我,連廁所都不敢上。那個時候其實是最疲倦的,在震區飛無人機需要非常集中注意力,作業時你感覺不到累,但只要放下遙控器,你就能明顯感覺到像魚上岸后一樣在“喘息”。

                記得我在馬拉蒂亞只洗到過一次澡,開始只是拿著沖洗廁所的水管,隨便在身上沖沖。后來當地政府為我們協調了一個簡易“沖淋區”,一個沖淋間大概有1個平方,只夠我半蹲在地上。但是等我們洗澡時候卻發現,花灑是壞的,水溫也只有30幾度,但總算洗上了澡。

                當地民眾很熱情,一直給我們送當地特色的熱湯和食物,但和我們的飲食習慣還是有所不同。在馬拉蒂亞那幾天,我們沒有見到過蔬菜,肉類也是偶爾可以吃到,直到快回國那天,隊友們搞到一袋水果胡蘿卜,我們十幾個人一人分了一點。

                記錄的沖動

                在大型地震救援現場,第一個要求就是遵守隊內紀律。這次我有兩個身份,第一是合肥市藍天救援隊的隊員,第二是記者。

                在土耳其的幾天,我對我的職業也有了重新的思考。我在馬拉蒂亞結識了很多國內媒體的記者。當他們得知,身穿藍色隊服的我也是一名記者,他們表現出了驚訝。后來我在朋友圈里看到,其中有一位記者同行一直跑到了土耳其和敘利亞的邊境。

                我們的隨行翻譯官王龍力,是一名安徽女婿。他畢業于東南大學,曾經在中國生活了7年。這次他為了來做志愿者,丟掉了工作。我和他一直在交流,當時我就決定,我想寫他。

                當我看到我們的副隊長王昊和家人通電話,我的第一反應,我應該記錄下這個時刻。

                2月17日,當我坐上回國航班的時候,我想我可以記錄下這一切。

                下篇

                藍天救援是一個專業的活

                初入藍天

                大學的時候我就知道藍天是一個志愿組織。

                2021年鄭州發生特大暴雨,我作為記者前往了鄭州。在采訪藍天救援隊隊員時,我就被藍天在現場的救援行動吸引了。當天晚上我就填寫了資料。

                藍天救援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工作,要想成為正式隊員的話,至少要有無線電A類的證,還至少要有一個美國的AHA或紅十字會的急救證,還得定期完成隊列和體能訓練。否則會在每隔半年的評級中被降級,直至最后被降回志愿者。

                2021年9月,我參加了藍天舉辦的新人見面會,正式成為藍天救援隊的預備志愿者。在三個月的預備志愿者培訓里,我參加了“體能訓練”“無線電培訓”“橡皮艇安裝拆卸”“急救培訓”四項培訓。此后,我才成為藍天正式的志愿者。

                在一年半的時間里,我累計服務時長900多小時,去年排名隊內第十四名。300小時,我才有資格去買隊服。等到我“工作”滿兩年,參加400小時任務可以再次評級,通過后可以成為正式隊員,然后藍天會給正式隊員相應的姓名貼和編號。

                從未想過放棄

                我第一次登上沖鋒舟是在2021年11月新人訓練的時候。那一天零下三度,我們在巢湖里訓練。我剛上船,就覺得渾身全部都是冰。

                我印象最深的救援行動是在少荃湖救人。

                當時我們正在科學島附近,進行無人機和搜救犬的聯合演練。演練還沒結束,突然接到少荃湖有人落水的消息。

                當我們趕到少荃湖后發現,湖里水彩很深,影響聲吶的使用。我立即開始操作無人機在空中協助查看。我從無人機往下看的時候,就看到湖里有一個人影,但就是找不到。我是從周六中午到達救援地點,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才回去的。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參加藍天救援隊的門檻是熱情。比如說一些人他當時感覺就想加入,但過一段時間以后,當激情下來的時候他就不再想參加藍天活動。

                你對藍天救援隊有多少信念,你就能堅持多長時間。在我近兩年的救援隊生涯里,我從來沒有想過放棄。我從來沒想過不做這個了,我想幫助更多人。

                安徽商報融媒體記者 梁巍 常誠 實習生 梅杰

                聲明:
                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圖片,版權均屬安徽商報、安徽商報合肥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使用時必須注明 “來源:安徽商報或安徽商報合肥網”,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欧美一区二区日韩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