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khwiu"></th>
    1. <label id="khwiu"><video id="khwiu"></video></label>

        <center id="khwiu"></center>
        

      1. <code id="khwiu"><nobr id="khwiu"><sub id="khwiu"></sub></nobr></code>
        【本期策劃】春天最治愈的事
        來源:安徽商報 責任編輯:張雪子 分享到 2023-02-20 09:45:00


        春日遲遲二三事

        ◎陶妍妍

        今年春天,好像特別冷。從“立春”開始,天氣一直淅淅瀝瀝,像要強撐到“雨水”才肯罷休。家里暖氣一直開著,沒事就喝姜棗茶,身子骨卻一直暖不起來。

        細細回想起以往的春天,回憶卻一下跳躍到小學時。春季開學后,確實還是冷,雨也下個不停。我一直套著厚厚的棉褲和膠靴,手上的凍瘡并沒消下去。有一天,鄰桌男生快遲到了,穿了件大雨披直接坐下來。他小心翼翼從懷中掏出一枝粉色梅花放進桌肚里,花蕊上,還掛著新鮮的雨珠。

        我憶不起那個男生具體模樣,但他那天早晨,一定是被早春的美所折服,才會在細密的雨絲中,奮力折下那枝花,又小心翼翼收藏起那份美。

        這個記憶片段,讓我有些許感動。那時物質條件雖簡陋,但成長過程,與大自然玩耍的多。夏天釣龍蝦,冬天挖紅薯,不像現在的小孩,會理直氣壯地告訴你,“雞蛋是從冰箱里來的”。

        中國哲學一直強調從實踐中體悟,而不是純理論推理。所謂“格物致知”,不是向外看,更多是向內求。

        在今日之我看來,無用之用,方為大用。孩子們與其死磕那些毫無天賦的藝術課程,不如多與自然相處,努力保持身心敏感,活得“結實”些,比圈養在網絡世界里,做一個機械占有海量信息的“空心人”,要幸福許多。

        我決定了,還是要與春天開心玩耍呀,天晴起來,就去做幾件治愈自己的小事。

        第一件事,要吃一朵花,辛夷花。早春二三月,草剛泛綠,除了梅花,就是辛夷。辛夷,未葉先花?;ò绷⒂谥l末端,仿佛要將存了一個冬天的能量,全部綻放。辛夷花不僅香氣馥郁,還是很重要的中藥材。

        新鮮的辛夷花就可吃,采兩三朵回來,洗凈切碎,熬煮一碗辛夷花粥,適用于鼻炎、鼻竇炎及引起的鼻塞頭痛。也可以將辛夷、蒼耳子一起煮水,趁熱熏蒸鼻子,也能有效緩解春天的過敏性鼻炎。

        第二件事,要讀一本書,《詩經》?!对娊洝肥侵袊幕母???鬃釉f,“詩三百,一言蔽之,思無邪?!币粋€人最天真爛漫莫過童年,而我們的文學作品中,最天真恣意的一部就是《詩經》。

        在“無心機”的《詩經》里,既可“見自己”,亦可“見天地”。讀如此赤忱的一本書,大約就像在春天的草坪上打滾,渾身都能沾滿泥土的清新氣吧。

        還想做一件事,一個人,踏一次青。

        去哪兒?不知道。反正,春日遲遲,處處是美景。重要的是,給個機會,讓自己與自己相處,自己給自己寬慰。

        昨日偶然聽到一首由唐詩譜曲的小調,叫《詠春》,“春水春池滿,春時春草生。春人飲春酒,春鳥弄春聲?!?/p>

        真美啊。春雨不僅纏綿,春日亦很治愈。祝你春天也好。

        和孩子一起背課文

        ◎楊菁菁

        那天傍晚走出地鐵站,低頭看著手機。猛一抬頭——眼前一樹紅梅。沒有開,還是小小的花苞,一顆一顆站在枝頭,有種驕傲的喜悅。暮色將至,我以已晚的天光為背景,拍下了這枝花苞。這是2023年我見過的第一樹花。也許,其他的花早就開了,只是我日出晚歸,無心留意節氣的變化。農歷也要二月了,早春將至,暖意不遠。

        小孩上學了,昨晚和他一起背課文,《祖國多么廣大》,大興安嶺,雪花還在飛舞;長江兩岸,柳枝已經發芽;海南島上,到處開滿了鮮花。啊,我們的祖國多么廣大。

        他沒去過大興安嶺,但“長江兩岸”和“海南島上”是去過多次的。我向他描述,從北到南,哪怕同一時間的物候也大不相同。北方還在下雪,但我們這兒,離長江不遠,柳枝已經發芽了呢。

        長江兩岸,說的應該是中下游的兩岸。至于海南島上開滿了鮮花,我覺得不如說西雙版納,開滿了鮮花。我胡思亂想著,聽孩子背書,他總把“廣大”背成“龐大”,小孩有小孩的理解。他掌握的詞語還不夠多,常常無法精準表達出自己的意思,言語之間帶著一絲天真的笨拙,大概,這就是童趣。

        生活中每天都會發生許多大事,偏偏治愈自己的,總是這些無足重輕的小事。

        語文書真的挺美。他做練習冊的填空,百( )爭鳴,我教他寫:百家爭鳴。我還對他說,你記得媽媽給你念的中國歷史嗎?孔子、墨子、韓非子……他們就是百家爭鳴呀。

        第二天翻了他的語文書,其實不是。那是一組很美麗的詞,泉水叮咚,冰雪融化。百花齊放、百鳥爭鳴。

        書上寫的,正是春天啊,是自然。教這篇課文時正是早春,合時合宜。而我多么狹隘,只能想到人和人之間的關系,百家爭鳴。

        我最喜歡他的一篇課文,是一年級上冊書里《大雨點和小雨點的故事》——

        數不清的雨點兒,從云彩里飄落下來。半空中,大雨點兒問小雨點兒,你要到哪里去?

        小雨點兒回答:我要去有花有草的地方,你呢?

        大雨點兒說,我要去沒有花沒有草的地方。

        不久,有花有草的地方,花更紅了,草更綠了。沒有花沒有草的地方,長出了紅的花,綠的草。讀到這篇課文時,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沒有一個難懂的字,寫了個這么美的故事。小雨點有小雨點該去的地方,大雨點有大雨點該去的地方。搞了半生的文字工作,讀過各種晦澀的書,也見過千百樣的文章;到頭來,反是最樸素的、小學一年級的課本,直擊人心。

        人們總說,一年級無關緊要,養成習慣就好。但我覺得,孩子開始讀書認字,學習算數,這是人生的發蒙。他一生的知識儲備自此開始,以此筑底,何其重要。這些最初的理解決定了他一生的審美。他的靈性能否綻放,始于這些最簡單的文字,他將如何去理解。

        孩子是人生的第二次成長。我想起我發蒙時,量大且快,七八歲時,已開始獨立閱讀小說,我的孩子無法和我相比。但時至今日,我依舊不敢說,我深刻地理解我所使用的每個字。我精心挑選著、調整著我的用詞,不斷擴充自己的詞匯庫,變著方法造句,試圖增加對文字、對文字背后的廣袤世界更深沉的體會。四十歲時,我被七歲時射進心中的那顆子彈擊中,我和孩子一起讀一年級的課本,內心充滿著謙卑。

        二十年后的某個春天,假如他和我一樣,也在某個黃昏走出地鐵站,抬頭看到一枝紅梅。他的心里會不會忽然蹦出那個詞來,柳綠花紅。他會不會回憶起當年和媽媽一起背課文的情景,心中也有幾分感動。

        春見

        ◎錢紅麗

        二月以來,陰雨寡陽數周,終于朗晴一日。人的情緒節節攀升,撇開所有家務,純粹出去走走。

        也走不遠。穿過居所后面的小山坡,經過一處教堂,來到小河邊。對岸的紅梅、綠萼、白梅,霧一樣,團團簇簇?;蛟S氣溫較低之故,這些春梅不比往年肆意催發,花期被拉得漫長。

        春梅適合遠觀,如春山隱隱,如煙如露亦如夢。河邊許多晨跑的人,單衣單褲,呼嘯來去……那些靈動的背影,逐漸幻化為無數個靈魂上的“我”。陽光菲菲薇薇,疾步于向陽處,咫尺處樟樹林中鳥鳴,有了識別度,不比冬日那么單調暗啞。這些自然界中的精靈們,似與人類一樣敏感捕捉到春氣的萌生,一樣難掩雀躍。

        1986年春晚,香港演員張德蘭唱過一首歌《春光美》。許多年過去,旋律依稀記得——萬籟寂靜中,忽地升起空靈的陶笛,如一只云雀飛向云霄,眼前仿佛白云朵朵……讓人瞬間年輕幾十歲。這幾日,戶外閑走,手機里循環放著這首《春光美》:我們慢慢說著過去,微風吹走冬的寒意。我們眼里的春天,有一種歡欣……

        歌詞平淡,卻又那么神奇,令時光倒流,讓人重回年少,連邁出的步子也變得輕盈。

        要說治愈,再也沒有比微風、天空、河流、陽光更珍貴的東西了。每次情緒低落,總是下意識走出家門——漫無目的亂走,漸漸地,心緒漸趨平和。累了,隨便坐在坡地,望遠……鳥鳴啾啾,云影晃動,就當于陽光下打坐,久之,確乎接近涅槃,無所謂孤單落寞,孤獨更是不存在的,整個人與日影清風茸茸一片,連腳下平凡野草也變得可親。

        除了外出行走感受微風暖陽。早春逛菜市,也是相當治愈的一件事。正是一年春草萌發時節,草頭、馬蘭頭、香椿頭、楊花蘿卜陸續上市。買一把香椿紫芽,回家攤塊蛋餅,配半盞米飯,慢慢咬春?;蛘呲s在薺菜開花變老前,包一頓薺菜餃子吧。露天薺菜被凍得紫茵茵,洗凈切碎,拌入豬肉糜,打三兩只雞蛋,淋些姜汁,順時針攪拌,坐在露臺,一邊曬陽,一邊包餃子,后背曬得微微冒汗,人幾欲盹過去。但凡做起手工活,內心無比靜謐,不再有虛妄之心,更不會得隴望蜀,唯余一派虛靜。沒有欲求,也就是佛界所謂的“好事不如無”吧。內心的溝壑褶皺悉數被陽光撫平,一馬平川可以跑馬,也算馳騁天外的意思。

        最近,無意中開發出一樣新菜,無比驚艷。臘肉切薄片,干煸出油,匯入新鮮豬前胛,煸出水分,加入白蘿卜塊爆炒,再移至砂罐中,滾水沒過蘿卜塊,小火慢煨半小時。蘿卜入嘴,酥爛無渣,最美味的是湯汁,微咸里雜糅著清甜,可直接飲用,也可用來泡飯,滋味奇絕。雖說食用腌制物不太健康,但實在抵擋不住臘肉久煮后發散出的那股奇異咸香。近期,頻頻享用這道菜。同樣是蘿卜,何以用新鮮豬肉搭配,偏偏出不來那種撩人余香?臘肉炒蘆蒿、炒青蒜、炒胡蘿卜,雖說一樣可口,但,均敵不過與白蘿卜攜手同燒,鮮美滋味不輸腌篤鮮。

        早春,還想做一件事,千里奔襲任意一座江南小鎮,趕個早集——也不過是為口吃的。清明前的河蚌肥腴鮮美,適宜煲湯。鮮活的河蚌自殼中脫出,捋出胃腸,焯水后切塊,熱鍋冷油,煸香姜片、京蔥段,蚌肉入鍋爆炒,黃酒稍許去腥,待水分炒干,滾水沒過蚌肉,丟一塊火腿提鮮,再移至砂罐,文火慢燉數小時。湯如牛乳,粘稠裹嘴。老河蚌也有膏黃,糯而粘牙,滋味近似河蟹。

        許多年不曾喝到這一碗河蚌湯了,像是錯過了一場場春信。

        除了弄點好吃的,我還喜歡曬被。拖過兩把椅子,兩兩相對于陽臺,鋪上被絮,自上午九點曬至日暮黃昏。下班回家,拿一只竹拍子,將被絮打打拍拍,疊起,扛在肩上往臥室送,一股太陽的馨香,經久不絕,夜里做的夢都是美的,無比治愈。翌日晨起開窗,春陽撲面,遍布橙黃的橘色,像一種水果叫“春見”。

        春風解凍,開始種菜

        ◎楊靜

        春天如約而至,邁著小碎步蹦蹦跳跳向前跑,一會兒細雨綿綿,讓人不由縮起脖子,隔天又艷陽高照,整個世界一下子暖洋洋的。

        這幾天,氣溫在零度左右徘徊,露臺上的幾盆青菜竟然躍躍欲試想要開始抽薹,這才醒悟,要趕緊準備“春耕”了……雖有些冷,但東風已生,和氣縈繞,趁中午時分,去樊洼路采買些種子和餅肥。

        合肥的樊洼路緊挨著豐樂大廈,本來是井崗鎮的一條小路,后來發展成“種子一條街”。城市發展得飛快,樊洼路周圍已是高樓林立,路一側還建有碩大的茗茶城,熙來攘往,頗為熱鬧,但那些賣種子的店鋪似乎十多年來未有太大變化。

        假如你住在樓房里只擁有幾只菜盆,那么這個季節可以買點上海青、雞毛菜、莧菜、空心菜之類的葉菜種子;如果你是一樓帶院,那選擇余地就大了,除了綠葉菜,還有爬藤的豇豆、四季豆、黃瓜、絲瓜,地栽的有西紅柿、茄子、辣椒……樊洼路可以給予的遠遠不止這些,真相是但凡你能想到的蔬菜或糧食種子,這里幾乎都有。比如,還有水稻、黃豆、蠶豆、芝麻等等,城外的很多種糧或者種菜的農戶和多年前一樣,也仍然習慣在這里采購種子。

        逛逛城市里的“種子一條街”,挑選一些種子,暢想一下播種、發芽、蔬菜葳蕤的樣子,在這個早春,是不是特別有意思呢!

        我只有七八平方米的一塊小露臺,除了種菜,還要放些花,大大限制了選擇余地。以前貪多,花花綠綠的種子買上一堆回來,最后每樣種一點,結果一多半沒地方撒,往往浪費了。

        現在知道了,先只是一家店一家店逛著,過個“眼癮”。這個櫻桃小蘿卜不錯,適合春天,可是菜盆淺薄的土層地力不夠,蘿卜難以長到肥嫩,或者只取蘿卜纓,拍一瓣蒜調上山西陳醋涼拌來吃,也是不錯。

        莧菜的品種真多,有綠葉紅稈的,有細葉,還有圓葉,去年種了圓葉紅莧,今年就選綠葉莧菜種子吧。種上一盆莧菜,可吃一整個春天,只要給水給肥,掐了又長,越掐越長,更重要的是不生蟲,真是省心蔬菜。莧菜怎么做都好吃,清炒,做湯,涼拌,下面,老少咸宜。

        在樓房里種菜的人喜歡新鮮品種,樊洼路的老板也穩穩把握市場需求,本地不常見的蔬菜種子也能找到了,比如紫葉青菜、紫菜薹、飛碟瓜、芝麻菜之類,以前只能在網店淘,現在一大袋買回去,密密撒上一盆多么豪氣!

        種了多年的樓頂蔬菜,現已不追求花樣,很多外地來的花樣蔬菜,或許是水土相異的原因,往往種上一盆,淺嘗一下,就一直當花草看了。最終還是本地慣有的品種經得起味蕾考驗。

        逛了一圈,最后選了一袋“四月蔓”,小青菜還是春天的當家菜。莧菜本來想選綠葉的,后來想想每年菜盆里都會有綠葉野莧自長出來,還是選了紅葉的荷包莧??招牟艘淮?,每年照例種一盆。另外拿了袋木耳菜種子,它的葉子肥大,春夏間吃,清熱解毒。和莧菜一樣,木耳菜也是補鈣、補鐵的好菜,據說它的鈣含量比菠菜還要高兩三倍,且不像菠菜含有大量草酸,是補鈣蔬菜的最佳選擇之一。

        黃瓜種子照例來一袋。每年種的都是黃綠色的土黃瓜,也叫旱黃瓜。先在室內育苗,清明前后,再移栽盆里。綠葉菜不耐曬,只能吃到春末,整個夏天就靠黃瓜撐場子了。

        墻角小菜池,今年打算種一棵絲瓜,到時從菜場邊上賣苗的老伯手里淘兩棵就得。絲瓜長到夏天,不僅僅可以喝上絲瓜湯,絲瓜葉子也有妙用,若是被蚊子叮了,只需采一兩片葉子,揉出汁水,抹在被叮咬過的地方,涂上兩三次,就可止癢消腫。家有兒童的,在花盆里種上一株絲瓜,就擁有了對抗蚊子的“花露水”,還是天然的!

        這個春天,選幾袋蔬菜種子吧,無論是陽臺、窗臺,還是露臺,種上幾盆菜,看種子發芽,看蔬菜生長,在生機勃勃中收獲治愈的力量……

        聲明:
        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圖片,版權均屬安徽商報、安徽商報合肥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使用時必須注明 “來源:安徽商報或安徽商報合肥網”,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欧美一区二区日韩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