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khwiu"></th>
    1. <label id="khwiu"><video id="khwiu"></video></label>

        <center id="khwiu"></center>
        

      1. <code id="khwiu"><nobr id="khwiu"><sub id="khwiu"></sub></nobr></code>
        【本期策劃】濕地之美
        來源:安徽商報 責任編輯:張雪子 分享到 2022-12-05 10:20:04

        QQ截圖20221205101856.png

        最愛武昌湖

        ◎田榮

        三十多年來,我一直生活、工作在第二故鄉安徽省望江縣長江北岸的武昌湖邊。這是一片碧水如綠綢,甘醇似瓊漿的處女湖。系長江中下游區域保存最為完整的內陸淡水湖泊濕地生態系統之一,實在是難得的清純之處。

        我不知道觀賞武昌湖的最佳季節是什么時候,縱然春有湖水的溫柔,夏有湖上的清風,秋有湖面的漣漪,冬天呢?那很少冰封的湖汊更是另一番風情……而我的一次觀賞武昌湖,是在一個悶熱的夏日午后。

        武昌湖靜如處子,像睡美人一般安靜躺臥在翠綠色的丘陵山崗懷抱之中。武昌湖四周全是淺灘土岸,湖岸曲曲折折,灣汊磯咀眾多,其在地形圖上的形狀猶如一只偌大“壁虎”。頭朝東尾朝西地臥在古雷池大地的腹部。武昌湖湖岸周邊皆是樹草茂密的丘陵、山崗、灘涂、圩田……與碧綠的湖水皆成一色,仿佛是一幀綠色的立體畫上鑲嵌著一塊碧玉翡翠……

        然而,靜若處子的武昌湖并不孤獨,它的灘頭、湖中、岸上長滿蘆葦、蒿禾、紅蓼、野蓮、野菱,以及各種說不上名字的湖草雜樹……夏季,叢叢蘆葦、蒿禾、菖蒲綠得發亮,清風起時,沙沙的響聲給寂寞湖濱增添了些許的田園情趣。無風時,武昌湖的湖面波平浪靜,似一面溫綠而不耀眼的巨大玻璃,鑲嵌在偌大凹地上,四周是各種搖曳生姿的綠色植物。

        湖面上,幼鶩悠閑嬉戲,忽兒潛入水中,激起一片漣漪,曼妙輕柔宛如撥動的一串音符,正詫異間,不遠處卻冒出它小小的黑色身影。岸邊蘆葦、蒿禾稀少處,有三五垂釣者支起釣魚竿,心不在“魚”地靜候著,有的偶爾搓弄一下魚餌、釣線,有的則端坐不動如參禪的佛教徒。他們心中可是各有一片綠湖之水?那武昌湖中盛滿的,究竟是一池清心的幽靜,還是一簍豐盛的魚蟹鮮味?

        佇立在風光旖旖的武昌湖邊,就這樣看著,看著,讓悶熱漸漸離我遠去,何況還有涼爽的清風呢。這些輕柔的湖風,在碧水盈盈的湖面上徜徉,將夏日的清涼送與湖水,送與蘆葦,送與野鶩,送與一切能欣賞它向往它的生靈……此時,縱然天氣郁悶,鉛云低垂。然而這輕風卻也能穿過一切,直達你的心靈。

        天下之湖的美麗早已被人們賦予了定義。杭州西湖水光瀲滟,山雨空濛,其美如西子;江蘇太湖勝過天下所有的水。華夏歷代文人的詩篇是這些湖的桂冠。鄱陽湖、洞庭湖,那是中華大地上湖的大家族,“氣蒸云夢澤”的氣勢,一般的小湖豈能與之比肩?還有湖北的洪湖,或壯美或柔美,或大氣或滄桑,而這一片小小的只有十五萬畝面積的武昌湖,豈能同那些大湖媲美?天外有天,湖外有湖……

        自古至今,武昌湖就這樣地存在著。二十世紀中期大規模的圍湖造田以及開墾灘涂,致使武昌湖面積大大銳減……然而,卻仍是半山半圩的湖岸,綠意圍繞的碧水,溫溫靜靜的一片,少有水禽伴它,少有游人擾它,終年水綠風清,游魚戲禽,端正著自己的姿態,調整著自己的視線,平靜地對待滄海桑田,世事變遷。

        人生在世,做人,也當如這武昌湖,可以平平凡凡,但決不庸俗;可以普通低微,但決不卑下,心胸豁達,氣定神凝,越深沉越是波瀾不驚。向往武昌湖,也是向往一種做人的境界。

        白鸛飛臨巢湖

        ◎韓玲

        初冬季節,正是水鳥過境合肥之時。如今,環巢湖建設了很多濕地,這些濕地都是鳥類青睞的地方,通常國二級的小天鵝肯定會有,國一級的東方白鸛也極有可能出現,如果運氣好的話,還能遇到國一級的白鶴、白頭鶴等等。

        11月15日下午去巢湖邊觀鳥,一到三河濕地附近,就看到巢湖中有許多小天鵝,約60多只。彼時,斜陽把湖水照得藍藍的,配上雪白的天鵝,美得動人心魄。湖中黑色的橡膠壩雖然影響畫面,但此時我感覺那幾道黑線像是五線譜的譜線,而天鵝就是譜線上跳動的音符。忽而,天鵝似乎受到驚嚇,開始在水面助跑,振翅起飛,水面便激起了晶瑩的水花,這是讓攝影愛好者最激動的時刻。

        天鵝飛走了,精彩似已經結束。正準備離開,此時就見天邊烏泱烏泱地飛來一大群鳥,密密麻麻,等群鳥飛近一看,哇塞!原來是東方白鸛,那陣勢太震撼了,從未見過這么大群的東方白鸛。這是遷徙中的東方白鸛,有好幾個過境群,約有四五百只。此時的天空湛藍湛藍的,東方白鸛從湖天一色處漸漸飛近,起初是一片閃光的點,然后閃光點逐漸變大變大,在飛過我的頭頂時,一個個閃光點都成了披著金光的東方白鸛,好美好美。

        天鵝駐足的這一片水域是淺水灘涂,這是水鳥最喜歡的生境。東方白鸛群在這片水域上猶豫了一下,或許是嫌這片淺灘面積太小,沒有落下來,繼續向東北方向飛去??赐陽|方白鸛過境,所有在場的人都激動得不得了,這樣的場景太難得了!

        東方白鸛是一種體態優美的大型涉禽,2018年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2021年被列入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東方白鸛每年初冬遷徙路過巢湖,它們的越冬地主要集中在長江中下游的濕地湖泊。如果環巢湖有足夠大的濕地,濕地中有足夠的食物是能夠吸引東方白鸛在巢湖越冬的。

        當晚,見鳥友發的朋友圈說,傍晚時分,十八聯圩濕地落下一群東方白鸛,約50只。顯然,下午看到的幾群東方白鸛中的一群落在了十八聯圩濕地。次日一大早我便趕到十八聯圩濕地。剛進濕地就看到3只東方白鸛飛走了。這3只東方白鸛可能是領頭的,不久就見一群東方白鸛從我頭頂上飛過,向東方飛去。

        可是有一只東方白鸛沒有跟著大部隊走,因為它抓了一條好大的魚,舍不得放棄,又因為魚太大,它一時半會吃不下,只好銜著魚在濕地上空轉圈飛,想找一個合適的地方落下來,享用這條大魚。而這只東方白鸛轉圈飛時,遭遇了一群喜鵲的圍追堵截與不停騷擾,但東方白鸛最終突出重圍,安全落下。非常幸運的是,這是一只帶有衛星定位器的東方白鸛,它的一舉一動都會被“記錄在案”。

        我繼續追蹤這群剛離開十八聯圩濕地的東方白鸛,希望了解它們白天在哪里覓食。先追到羅家疃濕地,再追到巢湖半島濕地,又追到蘆溪濕地,最后聽說這群東方白鸛落到了柘皋河濕地。這些濕地都是近年來合肥打造的環巢湖濕地群的組成部分,這一串沿巢湖的濕地,像翡翠項鏈一樣裝點著巢湖的美麗,也為眾多珍稀鳥類提供了棲息地。希望這群東方白鸛能留在環巢湖濕地,濕地因鳥而美,鳥因濕地而靈。

        QQ截圖20221205101904.png

        對管灣一往情深

        ◎尹俊

        六年前的春天,櫻花盛開的季節,我與幾位同事一起,第一次來到管灣??吹酱笮〔灰坏某善靥?,蒲草、蘆葦、野蓮……在池塘中肆意生長,鄉野小路阡陌縱橫,走進一座古色古香的農家四合院,吃了一頓至今記憶猶新的員工餐,自此與管灣結下緣份。更沒想到幾個月后,我成了這里的一員。

        管灣國家濕地公園,位于肥東縣北部,東起肥東縣X30縣道,西至管灣湖大壩,南至滁河干渠,北到肥東楊店鄉聯豐社區。整座公園以管灣湖為主體,境內分布大小陂塘近百座,是國內首個以原鄉陂塘濕地群為特色的國家級濕地公園,也是江淮分水嶺地區“河流—庫塘—陂塘”復合型濕地生態系統典型代表,更有“畫里管灣”的美譽,是自然、勞動、藝術寫生和研學拓展的教育實踐體驗基地。

        七年前這里野草遍地,蠻夷生長,現在生態保育區、合理利用區等功能規劃分區清晰,各區風光各不相同;曾經的管灣水庫大壩路面坑坑洼洼,兩車相會戰戰兢兢,現在路面平整,白色的大壩護欄蜿蜒延伸,讓“大壩攬勝”的景點名不虛傳;過去一進園區塵土飛揚,荒草能沒過人頭,現在三級園路,路路暢通,一步一景,處處有驚喜;過去這里的魚塘、荒塘甚至臭水溝處處可見,現在通過水系連通和濕地修復,將大小陂塘近百口,串成三串“珍珠項鏈”;以前這里荒遠偏僻,在合肥鮮有人知,現在,越來越多的合肥市民,周末會攜家帶口來到管灣,享受原鄉陂塘的慢生活。

        管灣國家濕地公園的總面積有664.24 hm2,濕地率超過62%。來到這里,你既可以坐上觀光車,由講解員帶領,逐一覽盡公園各處精華景點;也可以漫步星光步道,靜靜欣賞原鄉陂塘的自然風光,感受水草萋萋、蘆葦搖曳和落日余暉;還可以深入園區,認識近千種動植物物種資源庫,看到鴨嘻鷗飛、鶯歌燕舞;更可以踏上網紅浮橋,在愛心座椅前打卡,留下愛的記憶……這里有五千平米的室內外植物培育圃供你徜徉,欣賞花草爭奇斗艷,在曲徑通幽的紫藤長廊下牽手漫步;還提供一萬多平米的戶外大草坪,讓你盡情撒歡,體驗露營、燒烤、垂釣、飛碟打靶。與自然和諧共處,讓心靈來一場放飛之旅。

        如今越來越多的人走近管灣,了解管灣。在易旱、缺水的江淮分水嶺地區,建設和保護這樣一個陂塘小微濕地群,有著重要的生態意義,同時通過生態環境打造,筑巢引鳳,逐步發揮其對經濟的引擎作用,打造我國江淮低山丘陵地區小微濕地更新和鄉村振興有機結合的典范。

        這七年來,我一路見證管灣的變化與發展,每次從這座城市的西南方,一路飛馳到東北方,來回百余公里。每年要往返管灣多少趟已無法計算,只有車子跳動的公里數,默默記錄著這一路的披星戴月與風塵仆仆,可我無怨無悔,因為我深愛著這片土地和這片土地上的人們,也期待有越來越多的人認識管灣,像我一樣,愛上管灣。

        雁飛舊道 燕歸故巢

        ◎王薪然

        2017年7月30日,我作為水鳥與濕地生態課題組的一員,第一次踏上野外調查之路。每天步行15公里,連續15天,接近40℃的高溫,終于等到了下雨天,導師卻告知讓我們小心路滑,這樣的條件對于身體正處于巔峰的我理應輕而易舉,但調查結束以后,我卻萌生了退出的想法,我認為沒必要。心想這都21世紀了,還用這種原始的調查方法。當初真是腦子“瓦特”了,才會選擇生態學,這與我想象的差異巨大。我以為的野外調查,是一身酷炫的工裝和一堆看起來高大上的設備,但現實中的我,穿著爺爺的沖鋒衣,拿著望遠鏡,還有最原始的手動數據錄入系統(本子和鉛筆)。

        同期的同學大多想法一致,只能互相安慰,也許導師只是想給我們一個下馬威,不會每次都這樣??珊髞淼娜蝿找淮伪纫淮沃?,每年的全省冬季水鳥大調查、皖北地區夏季兩爬與獸類調查、濱湖濕地科普宣教、安慶沿江湖泊調查、蚌埠新建機場鳥擊防范調查……一站接著一站。當時的我們無非兩種狀態,正在調查,正在前往調查的路上。

        時至今日,回想那幾年的經歷,幾乎沒有了抱怨,倒是有了懷念。第一次在大會上匯報,那時的我很緊張;一次野外調查,看見一只鳥,我問師兄,是不是鳳凰?師兄說:那應該是野雞上樹了。長時間的調查,豐富了我們的生活,自己做飯,自己理發,自己修摩托車。冬天泡杯熱茶,坐在院子里曬太陽,甚至還要協助腸道微生物組去撿糞便。漸漸地,這些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周圍的人好像很感興趣,每次都有問不完的問題,弄得我很疲憊,心想,與你們相處,不如與鳥相處輕松。同時我也很幸運,這個行業讓我見識到了大自然的神奇,讓我看到了詩情畫意,感受到落霞孤鶩之景,探索雁飛舊道、燕歸故巢的由來。

        其他專業的學生,總是調侃我們是花鳥魚蟲學院。保護站的盧阿姨更是說,以后不能讓孩子選這個專業。曾經,朋友問起最近怎么樣,我都回答習慣了。2019年冬季的沿江湖泊水鳥調查的某一日,我早早結束調查后在車上等導師,他回來時上車竟然差點摔倒了,那時我才發現,他是一位年近花甲的“小老頭”了,每次帶領我們出野外,都會提前探路,遇到蘆葦叢,手足并用為我們開路;在凌晨3點,改好我們的論文;一次次為濕地水鳥數量的增加而高興。

        之前我所不理解的一切,就是他熱愛的一切。

        有人說,生態學畢業即失業,大部分同學都改行了,我之前也一樣。

        想起一次面試,主考官聽過我的經歷后說:那你這三年就看看鳥唄!以至于后來找工作時,有意弱化了生態學的那段經歷,但我心里不是滋味,明明已經走了長路,卻要放棄。隨著科技賦能生物多樣性——構建國家生物多樣性監測網絡和相對穩定的生物多樣性保護空間格局等一系列政策的頒布,濕地保護的工作越來越受到重視。兜兜轉轉,我重新回到這條路上。我了解生態學一線工作者的辛苦,諸多不便延緩了他們的工作進展,盡管投入了大量人力資源,因為信息的閉塞、數據不集中、監測不及時等因素,取得的成果卻并不顯著。老一輩生態科研工作者靠著雙腳一步一步開拓出來的路,上百年的發展,幾代人的努力,不能停滯不前。

        作為新一代的生態人,我一直在路上。

        聲明:
        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圖片,版權均屬安徽商報、安徽商報合肥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使用時必須注明 “來源:安徽商報或安徽商報合肥網”,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欧美一区二区日韩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