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khwiu"></th>
    1. <label id="khwiu"><video id="khwiu"></video></label>

        <center id="khwiu"></center>
        

      1. <code id="khwiu"><nobr id="khwiu"><sub id="khwiu"></sub></nobr></code>
        【本期策劃】我是咖啡人
        來源:安徽商報 責任編輯:張雪子 分享到 2022-12-05 10:12:08

        QQ截圖20221205100933.png

        一杯早咖啡

        ◎楊菁菁

        四百杯咖啡。

        這是我一年的消耗量。早C晚A,我堅決執行了前者。起床第一件事,打開咖啡機,加水,打咖啡。然后才去洗臉刷牙。視季節而定,夏天加冰牛奶,冬天打奶泡。每天早晨這一杯不加糖的咖啡喝下去,才算找回了魂。

        這幾年流行囤貨。別的不說,家里永遠有兩斤咖啡豆??Х炔枞~可樂,咖啡因是非常時期的奢侈品。今年失眠日久,醫生建議我戒掉咖啡因;還看了一本睡眠專家寫的書,激烈抨擊了人類對咖啡的依賴,這種成癮物質,刺激人類大腦,應該盡早遠離為宜。我看了之后深受觸動,從此調淡了咖啡的濃度,喝茶少放兩片葉子。但不能不喝,早上一杯咖啡,差不多是生活中小確幸一般的存在。

        我喝咖啡喝茶都不太挑。在家里是自己磨豆,出門在外,膠囊、掛耳、手沖都可以接受,便利店十元錢一杯的咖啡也挺好喝。某知名咖啡館四十元一杯的咖啡,是很久沒喝過了。作為剛需,就必須計較性價比。像我這樣的人越來越多,故而平價咖啡品牌,這幾年是越發火了。

        前些年,身邊喝咖啡的人少,喝咖啡多半是午后,類似社交貨幣一樣的存在;或是去咖啡館和朋友會面。這幾年,很多人早上就提一杯咖啡來上班,屬于早餐配餐了,喝咖啡的場景愈發生活化。當然,也有懂行的朋友深諳各種咖啡豆的風味以及萃取方式,普通消費者和資深玩家還是有本質區別,一杯加奶不加糖、不太難喝的咖啡基本就能滿足我的全部需要了。

        從前不喝咖啡時,鬧過不少笑話。我讀高中時偶然得到了一小包咖啡豆。那時還沒有什么咖啡館,更不懂得打咖啡需要專用的機器。我和小伙伴一起,按照煮紅豆的方法,把咖啡豆在水里煮了一兩個小時。最后煮出的水,好像也能喝,但是散發著奇怪的味兒。記得小伙伴當時迷惑又無辜的眼神,這就是咖啡嗎?我也隱隱覺得哪兒不對,把剩下的咖啡豆束之高閣。

        上班后不久,有朋友出國回來,給我帶了一包咖啡粉。我想當然地倒了一勺,沖上水,發現不對——這不是那種可以溶解的粉末狀咖啡,依舊是需要手沖或者咖啡機的!太麻煩了,又搞錯了。剩下的咖啡粉又被我束之高閣。

        后來,各個品牌咖啡館在城市攻城略地。人類的飲食習慣改變還是要源于商業。不知道哪一天我喝上了第一杯咖啡,接著就是第二杯、第三杯;后來我買了一個咖啡機;一年后我不滿足于喝黑咖,又買了個帶蒸汽奶泡的新咖啡機。從此開始了正式喝咖啡的旅程。

        有時出差去外地,不是每個酒店的早餐都提供咖啡。沒喝到那杯早咖啡,我就會渾身難受。后面我買了一些便攜的咖啡膠囊,不得不說,加上奶之后,所有的咖啡喝起來差別都不大了。記得有一年在國外采訪,趕早班機,五點鐘,太困了。我在機場的咖啡店要了一杯意式濃縮——拿到手發現,僅有五十毫升,杯子迷你,極其濃郁。我一口悶了下去,大概就相當于一個日常喝啤酒的人忽然干了一杯高度酒。那杯濃縮苦不堪言,喝得我心臟怦怦直跳,倒是迅速醒了過來。從那之后,我再也沒點過濃縮。

        這幾年都在雙十一囤咖啡豆,三斤五斤的,它們來自印度、印尼、巴西或者中國云南??Х鹊氖澜缳Q易流行好幾百年了,當1457年人類第一家咖啡館在麥加開張時,誰能想到,在接下來的五個世紀它會風靡全世界呢?

        咖啡館孕育了現代的交易所、沙龍、以及保險公司。它還與海上貿易、黑奴、海盜、殖民息息相關。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大部分手稿都是在咖啡館里完成的;巴爾扎克一輩子喝了5萬杯咖啡,《人間喜劇》中的靈感大多都是從咖啡館里觀察來的。貝多芬每天早餐的咖啡里要有60??Х榷?,得一顆顆數清楚。喝杯早餐咖啡,忽而就和歷史產生了聯系讓人感覺非常奇妙,日常的微物,也是人類歷史演進的結果,值得感恩。

        QQ截圖20221205100946.png

        生活中有趣的點綴

        ◎徐燕

        合肥的咖啡館越來越多了,前幾天好友約我,就是在四里河一個叫“不遠”的咖啡館,據說是某巴克的前員工離職來開的,個性咖啡館,小而美。除去操作收銀臺,大約十個座位。去了發現,差不多也是滿的。喝了一杯馥芮白,味道真的不錯,雖然我不懂咖啡,但好喝的咖啡在入口瞬間能體會得到。

        咖啡算是消費主義產物吧,進入中國人的平民生活,可能還得從改革開放以后的故事講起。反正從我第一次喝咖啡到現在,差不多三十多年了,只是很可惜,時間不能積累我和咖啡的深情厚誼,我至今仍是咖啡世界的檻外人。到如今,主要還是喝速溶的,估計處于咖啡鄙視鏈最低級,但,這種不成癮偏好,也是事如其人,比較準確體現了我在這個世上比較疏離的人設。

        中學的時候,咖啡還是一種相當體面的禮品,客人拜訪之后,它便被我占為己有。在有考試的早上,我會沖上一杯,然后邊喝邊快速翻翻要考的那門功課,通常會是歷史。至今記得一邊喝一邊瘋狂翻資料過一遍的場景,我覺得這神奇的飲料會給我的記憶一個激活的作用??赡苁且恢辈诲e的成績,助長了我對這種自我催眠的半迷信,至少用了兩三年。

        那時,我唯一知道的品牌是雀巣,“滴滴香濃,意猶未盡”,真是一句好廣告語。那會兒喝咖啡一定不能缺少咖啡伴侶,現在知道了,那白色植脂沫其實就是今天人人喊打的反式脂肪。當時,從苦澀到香甜,真的就在那白色粉沫逐漸溶化的瞬間。

        不可救藥沉迷速溶,取其方便。即使黑咖啡,也是喝速溶的。有段時間,我們公司在酒店租了兩間辦公室,酒店會每天打掃且放置物品,有礦泉水,也有咖啡。水比較容易消耗,大家在出差的時候會拿,但是,咖啡,也就是雀巣小袋的黑咖啡乏人問津,除了我偶爾會喝一杯提提神,其它都被收到抽屜。那幾年,我出差的包里,還有家里,到處都有那種幾克的小包裝,現在想想,那真算得上和雀巣咖啡最為親密接觸的時光了。

        后來,認識馬來西亞朋友,她們每次來,都會給我帶白咖啡,于是,一舉跌進這個奇妙世界不可自撥。白咖啡據說是東南亞那邊獨創出來的一種口味,當然也是速溶,醇厚香遠,而且,和我們平時喝黑咖啡總是小小一杯,甚至意式esprso只有一口不同,白咖啡是用馬克杯來裝的,經喝多了。檳城的朋友給我帶的是他們當地人最愛喝的品牌,金寶白咖啡,有原味和榛果,一小包40克,一大包600克,完全超出普通認知,她說他們每天早上起來就要喝一杯白咖啡。后來我們一起去黃山,還有去北京玩的時候,早上都會給我泡上一大杯香濃可口的白咖啡。

        去越南旅游之前,對他們的滴濾咖啡深有期待,異鄉的第一頓早餐就有這個,但是它比想象中快速得多,就滴成一杯,還令我有小小失望。越南的咖啡是有著自己特色的,口味重,喜歡放煉乳。后來從越南背回的咖啡粉和滴濾壺基本上浪費了,而在我們電商平臺上能看到g7咖啡,雖很大包,很便宜,銷量未見得好,應該說,口味問題不習慣是致命的。

        我周圍有一圈很講究咖啡的朋友,在他們面前,我總是做白癡狀,因為不懂。在我的朋友計較研磨時光和costa之間味道相差很大的時候,我毫無所感。當星巴客的朋友說給我們做新品,我也只覺得哪哪的豆子有些酸不是太習慣,給我普通的就好。最初瑞幸剛到我們這個城市,有很盛大的推廣活動,人家通過我的鏈接去領一杯免費的,也會同時在我的帳戶上送我一杯,不夸張地說,我帳上最多的時候有五六十杯,但是,一直到他們過期,我還有二十多杯沒有用完。

        如果問起我和咖啡之間的牽系,還真有些迷惑,就是普通的君子之交吧,不論它們叫什么,貓屎也好,瑰夏也好,都是黑色飲料。帶咖啡因也好,低因也好,對我都不構成失眠威脅?;旧厦刻於荚诤?,不挑剔品牌,也不挑剔形式,極簡?,F在早上喝黑咖啡多一點,不是說能減脂嗎?下午,我肯定是喝一大杯白咖啡,糖分會增加慵懶的幸福感。

        不必為自己的咖啡生活命名,它不成其為我的某一種生活方式。我也不必拘泥于各種形式的捆綁和流派,咖啡和茶,和牛奶一樣,是我生活中有趣的點綴,讓我的生活更美好。

        QQ截圖20221205100955.png

        對于咖啡的渴望

        ◎米肖

        一位夜班同事忽然調到白班。每次來辦公室第一件事,她必泡一杯咖啡……讓我坐在原地百爪撓心,那種香氣直沖天靈蓋,沁入腦髓。并非想而不得,而是想而不能的痛苦。怎么講?一個神經衰弱到連喝茶也失眠的人,對于咖啡的渴望,宛如暗戀——唯余無盡幻想,無法付諸實踐。

        因為睡眠障礙,戒掉咖啡已然十余年。

        有一年深秋,出差云南普洱,這里有中國最大的咖啡交易市場。上午,我們參觀咖啡交易大廳,一行人坐在席天幕地般的巨型電子屏幕前,看著咖啡價格股票一樣上下波動著。接待方熱情地給每位嘉賓泡了一杯濃咖,烏黑如焦炭,至尊至醇,豈能抵擋得住咖啡折磨人的香氣呢,心一橫,端起杯子慢慢品嘗——反正出差在外認床,不喝咖啡照樣睡不著。一杯下肚,神清氣爽,走路的步伐也是輕快的了。十余年來縱然戒了,但精神上的癮尚在。末了,情不自禁加入購買軍團。當日頗為可觀,一行二十余人,足足將普洱交易大廳咖啡陳列品悉數買空。

        拎幾盒咖啡出得門來,站在烈日下等車,毗鄰處一株高大的火焰木蓬勃地開著紅花,而我的心卻是冰一樣冷。這買下的幾盒咖啡,自己確乎無福享用,不過是贈送給與我一樣常年伏案的朋友。

        第一次喝咖啡,三十年前了。去一座海濱小城旅行,朋友忙得很,工作間隙,匆匆領去著名景點打個卡,再請幾餐飯。吃的是各類殼類海鮮,有一種螺肉,有著天然的辣味,一個長久浸淫內地的味蕾,何嘗賞識到它們的好?后來朋友又改為西餐,一個蟄伏內地小城幾十年的土包子,一樣領受不了它們的好。正餐過后,必有咖啡。一個小碟托一只細骨伶仃小白瓷,咖啡蕩漾于三分之二處,被服務員小姐姐裊裊送了來。朋友示意,若覺得苦,可以加幾塊方糖。我則一身莽氣端了便喝,嗯,比平常愛吃的苦瓜略微苦了一個檔次,挺有滋味的,主要是被咖啡的香氣所吸引??Х鹊南銡饫镉幸环N魔幻的效果,讓人的肺腑迅速張開,甚至抵達渾身每一毛孔,確乎令人忘憂。

        之后,喝咖啡再也沒有加過方糖。莫非人被咖啡奇特的香氣所迷幻,連味蕾也變得遲鈍起來了?喝到末了,并未感受到它的苦。那么,咖啡一定有致幻效果。

        “咖啡”一詞,源于希臘語“Kaweh”,意為“力量與熱情”。關于咖啡的起源,最有名的說法是,公元700年起源于埃塞俄比亞。牧羊人Kaldi有一天偶然發現自己的山羊表現得非常怪異。

        這些羊上躥下跳,似乎在跳舞。Kaldi覺得這不正常,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羊的怪異行為。直到有一天,他發現羊們正在吃一種紅色漿果,而且吃完漿果后,羊就會舞蹈。Kaldi發現了這種神奇的漿果后,將這個事告訴了一位僧侶。并帶了一些紅果給他,當時,這位僧侶也在苦苦找尋一種東西,幫助他在夜間誦經時保持清醒。因此他就試用了這種漿果。

        另一個故事的版本則說,這位僧侶認為Kaldi在胡言亂語,就把Kaldi帶來的紅果扔進了火堆中,結果他們聞到火堆中的紅果散發出一種美妙、令人愉悅的香氣,于是,就有了最初的烘烤咖啡豆。千年以降,咖啡豆傳遍了世界每個角落。

        巴西,是目前種植咖啡樹最多的國家,南美人的熱情終于可以追根溯源至咖啡這一層了。

        跑步,喝咖啡,是一個中年人所能開發出的兩大獲取快樂的途徑。

        可惜右膝壞了幾年了,我再也不能跑步。但,通常還是喜歡去咖啡店坐坐?;蛘呒s朋友,一貫守時的我總是早到指定地點,不見朋友人影子,便一頭扎進附近咖啡店,在咖啡的香氣里,找一個偏僻角落,邊等,邊觀察眾生萬象。有一次,適逢情緒低谷,無意識地去了家附件咖啡館,當坐到桌前,連我自己都傻了,所為何來?結局是去柜臺要了一份小蛋糕——我這么高自尊的人,不能白占人家桌椅啊。一直不曾弄清楚,同樣是一間平凡屋子,何以有了咖啡的飄香,人的情緒便慢慢緩和過來了呢?書也未看幾頁,大抵是咖啡的香氣默默把我治愈了。

        人被咖啡散發出的氣息刺激著,漸有了幻覺,順帶著一顆委頓的心漸漸活泛過來。一直羨慕同仁們常常背著手提去咖啡店寫作,這種新鮮與刺激,注定與我無緣了。

        一位旅居法國的朋友提醒我,有一款低因咖啡,對睡眠不會造成威脅。哪天試試?

        三杯咖啡的故事

        ◎陶妍妍

        前幾天刷到一條上海老克勒講咖啡往事的短視頻。當年上??Х葟S生產一種塊狀咖啡,形狀和味道很像中藥房賣的午時茶,每次喝,隔壁老太都會問:“感冒了呀?!”金中飲食店主要賣冷面和生煎包,但有兩張八仙桌專留給阿姨爺叔們喝咖啡用,一角一杯,直接用開水沖,配白砂糖;有人夏天買了雪糕往杯子里搗一搗,就是一杯奶油冰咖啡。

        《愛情神話》里面每一個人都和咖啡脫不開關系。男主角老白一大早起床要沏咖啡,連修鞋的小皮匠都有坐在馬扎上喝一杯咖啡的閑心。

        1866年出版的《造洋飯書》中,將咖啡翻譯成“磕肥”,應是在中國的最早譯名。我覺得是神翻譯,咖啡確有加強代謝的功能,黑咖啡更是妥妥的減肥神器。

        咖啡文化的再次出圈,是在21世紀初。當時有個網站叫榕樹下,有位作家叫安妮寶貝,有種風潮叫小資。她在早期小說里植入了很多符號:村上春樹、帕格尼尼、麻布白裙、海藻般的長發,還有星巴克和哈根達斯。今天年輕一代可能只把星爸當成快銷品,但在2000年,捧一杯星巴克,可是妥妥的身份象征。

        2000年5月,上海第一家星巴克在淮海路開業。當時上海人的月工資1200元,一杯星巴克拿鐵19元,真是奢侈品。神奇的事,21個月后這家星巴克開始盈利,在星巴克全球歷史上還是首次。

        我采訪過星巴克早期的一位伙伴。那時他還在當學徒,發現有個姑娘每天很早就來,縮在角落。后來發現她會從包里掏一只星巴克舊紙杯放桌上,然后坐一整天,看書查資料。當時上海星巴克一座難求,他就想著,天天蹭座怎么辦?店長攔住他,還主動讓他給姑娘送去一杯熱拿鐵,轉告她是員工券贈送的。姑娘當時非常尷尬,但看到他真誠的笑容也沒說什么。后來那姑娘消失了很久,小伙已當上店長,有年夏天再見到她,才知留學去了,回國特別來買杯拿鐵感謝他?!捌鋵嵤抢系觊L教會了我,要學會給別人留自尊,更要力所能及善待每一個人?!?/p>

        我的咖啡啟蒙,是從電視廣告開始的。上世紀80年代,雀巢剛進入中國,80后應該都記得那句“味道好極了!”當時咖啡在我心里,就是長大后洋氣人生的奮斗目標。搞得每次感冒喝板藍根,都用小勺在白瓷碗里攪來攪去,心里默念著,“味道好極了!”

        我上初一時,過年有人送了一套雀巢咖啡禮盒——有黑色的咖啡,白色的咖啡伴侶,還有一套咖啡杯、咖啡碟,禮盒中間還卡了一支金色咖啡勺!其實當時大家都不寬裕,親戚朋友又多,高檔年禮就是“流動白條”,從這家帶到那家,常常轉一大圈,正月十五又回來了。但看我那么愛不釋手,父母也就留下來了。

        我撕開瓶口那層金色錫箔紙,一股特殊香氣洋溢滿整間屋子,小心翼翼泡了一杯,太苦了,還不如板藍根好喝呢!趕緊舀了兩大勺白砂糖放進去,對于洋氣的生活,我還需要再適應適應。

        長大好像是一眨眼的事,喝咖啡也早成為一種生活習慣,與別人愛喝茶沒兩樣。從速溶喝起,到奶咖,凍干粉,冷萃液,掛耳,現在自己磨豆子。就是需要的“勁”越來越大。

        我喝過那么多咖啡,最好喝的,還是在夏天買一杯最便宜的去冰美式,再買一盒香草味冰激凌,倒進咖啡杯里攪一攪,真正的奶油冰咖啡。你爺叔還是你爺叔,口味嗲著呢。

        聲明:
        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圖片,版權均屬安徽商報、安徽商報合肥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使用時必須注明 “來源:安徽商報或安徽商報合肥網”,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欧美一区二区日韩国产